人物 |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访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院2015级志愿者工作部部长梁祺

发表日期:2018-05-21 17:53

个人简介:梁祺,西南财经大学会计学院2015级CPA专业本科生,会计学院分团委志愿者工作部部长。


“我们做志愿不是为了得到别人的承认,而是收获一种被人铭记的幸福感。”


这份对志愿热情促使梁祺在刚进大学的时候就报名了会计团学的志愿者工作部并且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直至如今,他都没有忘记当初进志工部的目的,“其实我就是想在一个组织做一点事情,锻炼一下自己。”

志工部开展的志愿者活动名称是分别由彩虹的七种颜色命名的,比如看望抗战老兵的“蓝色计划”、“爱到最美是陪伴,讲台因你不一般”的青色计划、去山区支教的“红色计划”和“橙色计划”等。

梁祺在大学期间参加了许多志愿者活动,有两次活动令他记忆犹新。


第一次是去都江堰看望高龄抗战老兵的蓝色计划。

大一参与计划之初,梁祺一共拜访了三、四位老兵,他们有的健谈有的内敛,他们或坐或躺在椅子上,和梁祺娓娓道来他们的故事。

2018年,仅存一位老兵了。

梁祺与仅存这位95岁老兵的交情可以追溯到两年前,每次去老兵家中都,梁祺都会耐心地一遍又一遍听老兵讲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然而因为年迈,老兵不记得太多事情了,直到现在,他仍然记不住梁祺的名字,但令梁祺特别感动的,如果问老兵:“知道我们从哪里来的吗?我们来自温江。”老兵会特别激动地回答:“哦哦哦,我知道!你们是财大的学生!”说话的时候,老兵浑浊的眼球有光闪耀。

95岁的老兵记不住梁祺的名字,但是他能记住梁祺所代表的团队。

四川省登记的有28万抗战老兵,这个数字随着时间的流逝会缩小许多倍,志工部做这项活动的目的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关心这群为祖国奉献了如此之多的老人们。


第二次是梁祺带着他的组员在暑假去贵州毕节支教。

他们凌晨三点到的遵义,车站上空空荡荡,也没有来往的旅人。守着行李箱在早餐店等了三个多小时之后,终于等到了一辆卷着尘土的大巴,一路颠簸来到了县城,又跌跌撞撞深入山区。为期一周的支教活动便在梁祺踏上这片土地的那一刹那间开始了。

“毕节的孩子只是不知道如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们支教的目的就是把‘如何’教给他们。”像往届一样,梁祺特地用了三天时间通过家访来了解每一个家庭的基本情况,这期间他深刻体会到了巨大的贫富差距。“那里的孩子没有吃午饭的习惯,一天只吃两顿餐;有些家庭四面都是土壁,屋顶还会漏水;许多孩子甚至连去上学的八块钱车费都付不起。”

然而大学生短期支教的时间毕竟有限,带给孩子们的远远不及孩子们所要的。社会上也不乏批判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支教活动,甚至有类似于“叔叔阿姨,请别来支教了”这类文章的出现。面对这些矛盾,梁祺也有过自己的思考。

“其实我们做短期支教可以把‘战线拉长’,志工部很多志愿者活动都有无数个七年计划。”这也是他们坚持去家访的原因——去观察家长的观念有没有改变,思想的变化才是治本的问题。“以前他们都认为小孩子去读书还不如在家里面干农活,而现在他们都开始逐渐重视起教育了。”

其中一位家长去县城走错男女厕所的经历就让梁祺觉得这种坚持没有白费。那位家长因为不认识“women”和“men”这两个单词,最后在女厕所里被人赶了出来。“我之所以想让我的女儿读书,就是为了让她不要像我这样到时候连个厕所都会走错。”后来那位家长对梁祺提起这件事的时候,语气里没有尴尬,只是平淡而无奈地阐述了这个事实。


的确,公益是每个人的责任。时间久了,一部分人会将公益事业纳入自己所承担的责任中,这才是真正意义长远的事业。大学生群体将来会成为公益事业很重要的力量,等积累起足够的实力,校园中积累的公益意识会让他们在社会中产生更大的影响。

投身公益事业是一份责任。身为部长的梁祺,发觉每位部员的特点并保持他们对公益的热爱更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

开学的面试使梁祺对每个人有个初步的印象,之后的海报制作、微信推送、视频剪辑等前期宣传任务的分工合作中就能发现每个人的特点,同时,和部员的交流也能让他发现有些人注重细节,而有些人却注重大体。

“记得上次国庆的时候有一个部员和我讨论方案,他每一个细节都推敲过去,方案的可行性也反复论证,直到凌晨三点才结束。”然而梁祺并没有告诉部员第二天早上还要赶飞机,对于他来说,让部员参与其中,亲力亲为更加重要。“因为只有这样,你的部员才会觉得他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这也是每一个管理层需要做的事情。”

正是这样的梁祺,才会受到志工部所有部员的一致好评。

梁祺从高中开始就一直把“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作为自己的座右铭。“一万年的时间太久,不管有多少困难,我都会坚持做我想做的事情。”

光阴短暂,万年是大话,浮生如梦,错过则成殇。

如果说一万年是为了得到别人的承认、惊叹与拜服,是一个团队奋斗不止的永恒目标,那么做好朝夕,哪怕只是一瞬,都会被人铭记,而这种“铭记”是双向的,是对于一个个体来说最好的荣耀。


记者:周 航

责任编辑:杨昕怡